成为什么样的人

最近被问到了这个问题。

前些天晚上洗完澡,等两位旅伴回到酒店,我接到了这位朋友的电话。三个问题按照时间顺序,是这样问我的:你将来有什么规划?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废话。朋友说:“成为什么样的人,大概是大部分人进棺材前都想不明白的事啊。”

在黄昏的航班上,追日落。目前为止,这是我看过最长的日落。起飞开始,航线一头扎进夕阳的怀抱,是金灿灿的云朵。只是每小时八百多公里的速度依然逃不过阴影的侵蚀。一点一点,金色退去。随着时间,云朵从缝隙里透出来些许玫瑰粉,微微泛起惬意。

现在,稍稍有空,没有人打扰。

我自认为我对生活的规划还算清晰,一步一个脚印。前些天去了沙丘,那里是留不住脚印的。随时间流逝的日子也能比作这样的沙丘。我有努力尝试,在规划的节点上,盖上钢印。看起来还不错。硬要说有什么遗憾:我也是走过了沙丘,回头才看明白路。

前年的钢印,是找一份工作。置身事内,看这个世界忙碌的样子。也许是对父母口嗨以后,为了不让随口的胡闹真的糊过去,我找到了工作。实习也好,被白嫖也罢,是开心的。认识了很多朋友,听了不少的八卦。日子虽然节俭,但也算是脱了贫。

去年的钢印,是攒一些生活费,以及为出门看世界做准备。我的确攒下了两年不用工作的生活费,以及走遍了家门口我感兴趣的城市。或许,有锻炼独自出行的能力。在这个不讲道理的时代,我也努力闯了一把。用了一点巧劲,还算幸运的回到了家里。

今年的钢印,是出门看世界,以及为成立我的企业做准备。前半部分的计划还算顺利:确实出门看了看。一个不足五千克的背包,去了日本。回来马不停蹄的飞到了香港。然后又去了日本。在日本的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一边满地图的跑,一边找朋友们打听天空和秋天的消息。逐渐发现,这个世界还是有地方讲道理的。哦哦,香港也许不在讲道理的范围内。

明年的钢印呢?我不知道。原谅我目光短浅。手里有一些签证,应该是要去世界的另一个角落走走。我需要钱,所以我估计也会继续一边旅行一边工作。我需要精力,估计会开始锻炼,给自己的身体上一点强度。

他们说,认真优秀的人,是有魔法的。那么,我的魔法在哪里呢?如果说,寻找魔法是“发现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的第一步,那么去世界的另一个角落走走也许是我寻找魔法的途径。俗话说:被爱过的人知道怎样爱别人。我深刻认同这样的观点。以此类推,或许,寻找机会体验魔法,大概能找到我自己的魔法。

回过头来看看现在的我,性格有些反转。人是会变的,你只能认识现在的我,和当下的我做朋友。过去的我已经被时间带走,未来的我没有人知道会变成什么模样。

现在的我是这样的:害怕给别人压力,害怕麻烦别人,害怕留下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遗憾。而且,我的表达欲,相比于前些年来说,一年一年的在减少。我不清楚这样的日子还会有多久。这不太好,其实。

与人交往,是要主动起来,不断打破防御和舒适圈,才有可能获得有价值的信息。因为不想承担舒适圈破裂造成的伤害,我不再有这样做。因为不想留下遗憾,我不再有能力开启另一段感情。而这样的我,看起来不缺朋友,也很好相处。实际上是在拿孤独当娱乐。

我总是擅长以幸福的方式,分享一些看起来不错的生活。这是甜蜜的陷阱。人工合成的代糖,很难说是怎样复杂的产物。往食品里头添加,也许减少了肥胖,但似乎会带来心血管疾病。如果往生活里头添加,那是危险的。生活已经够甜了。真的吗?我最擅长糊弄自己了。

这是现在的我。潇洒中孤独,亲手伪造幸福。满心欢喜是藏不住的,但是孤单也许可以。

写到这里,准备降落。夕阳也躲到了山的背后。是会看场合的太阳公公。我需要向他学习这种读懂空气的能力。也许,可能是,我很好懂。

我是这篇文章的第一任读者。整理自己的情绪到这里,也让我想明白了这些事情。

我想做的事情是全世界的跑,目的是走出偏见,寻找魔法。使命,也许是让我身边的人过得幸福快乐。而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需要很多钱。努力的工作,用年轻的身体挥霍一把,是必要的。

在那之后,我想成为一个认真优秀的人。

这样,也许可以帮助没有发现自己魔法的修行者,找到他们的魔法。用魔法替换掉生活中的代糖。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和愿意听我哔哔嘟哔哔的人,写一个不怎么完美的故事。不需要独一无二。我不介意平庸。然后,用暮光做明信片,寄给黑暗。

《成为什么样的人》上有3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