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想探讨一个社会问题。

现在看来,鲁迅很厉害。从小,打自没有记忆的过去,我就认识了鲁迅。端庄文人,白色衣衫,坐在我面前。那时候的我,一个天真的孩子,不可能想过干净整洁的白衫,袖口沾满墨水。

我的每一位语文老师,不论是教我念字识词的小学老师,还是教我赏析句子的初中老师,抑或是笑嘻嘻之乎者也的高中老师,都很喜欢用一个词来解析鲁迅的话语:讽刺。无一例外。他们喜欢说两句话,一句是讽刺了官僚主义对弱势群体的打压,另一句也是。在我们眼里,官僚主义十恶不赦,同时,作为弱势群体,就应该被欺负。不被欺负的群体不是弱势群体,不打压百姓群众的官僚不是官僚。现在看来这样的想法非常肤浅,我从来没有在写完课文赏析之后思考过我本应该思考的问题。谁在什么时候为什么成为了鲁迅嘲讽的对象,为什么只嘲讽,除了嘲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这些问题直到今日我还没能想到solution。是“洋人”的叫法,但我想不到适合的汉字。

除开我思考问题这件事,应该想一下这样的思想给我带来了什么。这是因为潜移默化的观点是很可怕的。古文有名句: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现在看来,老师利用教科书上的这些本应该深刻思考的思想,给打学生打下了扎实的“服从”基础。举个例子:鲁迅文章里的祥林嫂一直一直在为自己的命运奔波,可是她没有过好下场。“他们说她一路只是嚎,骂,抬到贺家坳,喉咙已经全哑了。”每次我们赏析这句话的时候,从来只说人物描写,神态描写,接着便是分析语言的手法,结构。天啊,鲁迅写这些文章可曾大费周章想着要用什么修辞手法吗?我想不曾有。那为什么我们要分析这些句子呢?在习题加深的印象里面,可能“自我反抗需要挨一顿毒打”这类的印象是最为深刻的。可怕的是,这个印象何时而来,是没有感知的。可曾想过,老师们教了几十年的书,为什么从来不讲鲁迅怎么做能帮到这位可怜的嫂嫂?我不认为老师不想讲。教书育人,应该会有想和自己的学生说一说如果今后的生活遇到了不如意或者根本是荒谬的事情该怎么做的时候。太可惜了,我这十八年的成长,除开心理老师,没有人跟我说过。回到学生十几年的学业生涯上面看这个问题的表现,挺简单。在学校里,有几位学生敢站出来和老师说不?这些学生打自心底会想:我站出来老师会不会暗地里算计我一命?日子一长,他们便爱和这个那个闹别扭。

还有一些老师,更是过分。不仅教不好书,还利用当代社会老师对学生的“绝对”管辖权,为己所用。我遇到过教室门一关,这堂课就不上了,需要学生去办公室请出来的老师。我遇到过当众羞辱学生,把学生比拟成狗的老师。我遇到过上课花大幅度描述自己如何努力,感动自己的老师。这位老师感动自己的同时,还不自信的说不信你问谁谁谁。还有一些老师,迷信养生秘诀,用显然错误的言语,要求一些事情。更有甚者,利用职务便利将学生玩弄于股掌之间。他们认为学生就是学校的义务劳动力,公然藐视学生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他们随意制定教规,随意定义正常的教学时间,任何违反自己观念的思想行为,都用随口制定的规则来惩罚。上述这些不可思议,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显然,老师们普遍不遵守教师公约。爱岗敬业,关爱学生,教书育人,说来都是玩笑话。谈何终生学习?

我也不全认为我的老师不好。我遇到过好老师这个思想,是从我初中毕业才开始有的。我总是要失去一些某某才会意识到一些种种。失去初中的人文环境我开始意识到初中老师对我的宽容。我不是一个好学生,成绩也不好。还在初中的时候我总是抱怨老师们喜欢和我在一些小事情上较劲。现在回想起来,我说的有些伤人。那些话可能对我不构成伤害,但也是不说为妙。初中与高中的老师们不一样。谈初中的老师们,尽心尽责是他们的常态。对于他们来说,教学生为人处事便可称作好老师。而高中的老师,只要尽心尽责的教学生,就非常难能可贵了。高中的老师,远比不上初中老师对学生们花费的心血,这是可以不用伸手就能感觉到的。这样的评价,是否贴切,是否对得起他们,我打自心底不清楚。这样说来,便是我应该遇到过好老师,但如果写出好老师的条条框框,应该没有人能上榜的情况。

老师的含义也并不全是学校里的长辈们。从身边最简单的说起,那就是父母。我不觉得我的父母是好老师。这样的评价对于一点一点把我养大的父母来说有些不负责任,但是他们在小时候利用我来满足自己的愿望,也没有教过我对他们说不。应该说,不曾给过这样的机会。我并不喜欢学武术,也从来没有喜欢过书法,但我的第一学年课外班,便学了这些。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我的逃课爸妈不得不取消这些补习计划。在那段时间里,我的同学总因为我周末完全自由而羡慕不已。他们在默默忍受着自己父母在做自己认为的好老师所产生的不良情绪。这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那种。这种炸弹一旦爆炸,便会让父母完全失去对子辈的管理能力,与此相伴的,多是“完整的”责任推卸。父母认为自己尽力了,而孩子不听话。他们是不会想孩子们为什么不听话的,或者最多认为孩子心情不好。在这背后的原因是从来想不到的。多数的学校,多数的家庭,是听不到孩子们说不的。这是社会必须承受的后果,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哀。年轻人对这个社会没有自信,因为他们向往另一种教育,同时,他们还对改善这个社会绝望。父母不曾给他们机会,谈何社会呢。这个社会缺少被改造机遇,因为有能力改造他的成员视而不见还有些喜欢这种感觉,而期望改造他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寻思如何去隔壁的上河图中找自己的山水了。为人师表,可曾倾听,可曾答应?

如上,我们的师没有为父的能力,我们的父亦没有为师的能力。致命的,还有师父们不肯认的错。我们的老师,只在题目上认错。而我们的父,什么错都不会认。我是幸运的,父亲从不认错,但会默默的改变自己做事的方法。但是其他人呢?可怜,可悲。长大了,我明白了一些事情。这篇文章所论述的对象,有一个更加抽象的概念。它泛指我存在的环境,也泛指与我交往的人。这里面的他,多半不可爱,也不能“贴贴”。这些某某,那些种种,曾经伤害了我,现在也在摧残我的心灵。我现在能理解有很多孩子们不爱它的心情。不过幸运的是,我也想明白了如何爱它。这是需要勇气的,十足的勇气。很荒唐吧,我明明对它没有任何情感。我想,它一定明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道理。

做一位师父,很难。

2020年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